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5章 他今晚有点帅

作者:水木秦楼  |  更新时间:2018/1/4 9:33:09  |  字数:3052字
    唐茵听着很是刺耳,不单单是提到自己,最关键的是他们诋毁傅时令,令人难以忍受。

    她转过头,恶狠狠的刨了说话的两个男人,大概是她平时最恶毒最有气场的眼神吧。

    两个男人直觉利刃射过来,森凉侵入,立即噤声不语。

    傅时令在高压目光下与镁光灯中坦然自若的靠近,经过唐茵附近的时候,她连呼吸都一紧,和所有人一样,视线异常专注。

    傅时令随便穿了套深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衫,领子没有扣到头,随意的解开一颗,发型倒是有喷过发蜡,刘海向上耸着,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介于小鲜肉与成熟型男之间的形象,意外的正式中透着神秘……唐茵不知是被他的个人颜值给迷住了,还是对他接下来的举动比较好奇,总之她不想离开。

    就因为傅时令帮过她几次,所以改观了,从讨厌的列表中挪到了特别关注的对象?

    沈子枫笑眯眯挑衅:“傅少身体不好,怎么亲自来了?”

    傅时令剑眉竖起,毫不客气:“傅氏集团什么时候由你这个外人说三道四?”

    沈子枫早就料到对方的态度,仍旧维持着表面的礼仪,笑容丝毫不达眼底:“傅少来晚了,刚才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有没有资格,显而易见?!彼凵袂崦铮骸案瞪儆腥魏尾磺宄牡胤?,可以咨询董事长的助理苏晨,现在就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老生常谈总是不好的,最重要的是时间不早了,不能因为傅少的不配合,耽误周年庆?!?br />
    这个沈子枫,简直太大胆了,狂妄至极!

    被点名,苏晨视线掠过傅时令,复又变作一丝不苟。

    傅时令阴沉着脸,却是满眼的深不可测:“是吗?沈经理是把我们当作法律白痴吗?且不说你这份委任书的真实性,姑且当它是真实有效的,那么在我父亲傅正涛长时间的昏迷,专家对他的病情做出了分析之后,他本人失去主观意识的情况下,你这份东西将变得一名不文,犹如废纸一张!”

    他眸光锐利,犹如鹰隼般扫过沈子枫。虽坐在轮椅上,气场两米八,绝对是颠覆性的反击。

    沈子枫并没有太过惊慌,好像无论发生什么他底气很足。

    唐茵前所未有的紧张,竟然完全将自己的带入到和傅时令一伙,瞬间的正义感爆棚,在她眼里,沈子枫就是一卑鄙无耻处心积虑的小人。

    傅时令从身后拿出一份写满字的A4纸,高高的扬起,“这份是我爸的病例,我咨询过律师,他现在的情况等同于失去生命力,清醒过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相当于死亡无疑,所以他的股份与财产直接从名下合理转变为等同于遗产分配……”

    傅时令的意思是傅正涛在集团的股份行使权应该由他的配偶子女兄弟继承,现在的集团内部领导权理应重新分配。

    沈子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众人却被傅时令言之凿凿的话语所心服口服,至少唐茵听出来了,傅时令应该是找到了沈子枫的其中一个漏洞。

    毕竟法律太广义了,人性是复杂的,无法囊括诸多变化,比如傅氏的管理权,沈子枫是否有资格获得总经理的职位,并不是口舌之争能够尘埃落定的。

    傅时令不急于夺回,他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震慑对方,向所有的人介绍自己,应该说是捍卫自己的权力。

    唐茵唇边松了松。

    沈子枫低低挑衅:“傅少的意思是要同我打官司,在您的父亲傅正涛先生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的时候?”

    傅时令说:“我只是拿回傅家人的东西,我父亲若是知道某些人野心勃勃,处心积虑的骗取他的信任,签下这份委任书,恐怕才会难以瞑目!”

    沈子枫眼神渐渐阴鸷,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的笑容。

    “另外,对于我父亲在住院期间被人注射药物导致持续的昏迷,沈经理还没有彻底洗脱嫌疑吧?”

    话落,众人唏嘘热议,看待沈子枫的眼光明显有变化。

    沈子枫情绪激动的反驳:“这是污蔑,中伤,诽谤!”

    傅时令一脸的冷漠。

    两人一高一低,一个面红耳赤,一个腹黑深沉,争锋相对,剑拔弩张,傅时令却没有丝毫的劣势。

    林美凤对于儿子的表现满意极了,方才的担忧焦虑在雍容大气的面容下一扫而空。一直认为自己的儿子是最出色的,傅时令没有令她失望,他本就该如此,站在最高点挥斥方遒睥睨他人。

    傅时令最后放缓了声音,慢条斯理的道:“那么傅氏集团归属管理权的官司没有判决下来之前,麻烦沈经理继续为集团效力,打扰各位很抱歉,祝大家玩得开心?!?br />
    什么情况?

    这是来自主人和继承人的蔑视和施舍,人家傅少爷说了,你沈子枫就蹦达这么几天了。

    原本投诚沈子枫的高层渐渐的担心起来,恐怕过不了多久沈子枫就会彻底的从傅氏集团滚蛋。

    沈子枫颜面扫地。

    他的助理跑过来窸窸窣窣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的脸色更差了,桀骜又气急败坏。

    该死的傅时令!

    虽然身有残疾,众人都不敢小觑这位傅家的公子,一个消失了一年却以雷霆之势出现的男人。

    林美凤得意的说:“沈经理,这周年晚会还得继续啊?!?br />
    令大家没想到的是,沈子枫的自我调节能力和心理素质还是很不错的,尽管气得半死,还是硬生生的抗下来了,好像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

    傅时令离开的时候,周围肃然起敬。

    长时间的双臂用力,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场,但出了大门,动作缓了下来。傅时令的右手臂抽筋了,苏暮的话在耳边响起:我说时令,你可别每天运动过量,欲速则不达,否则搞不好会抽筋的。

    这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哒哒哒哒……

    一窜高跟鞋摩擦地板的脚步声渐渐清晰,女人的幽香十分的熟悉。

    “你怎么不让吴叔推你?”

    唐茵的声音中有一种压下来的平静。紊乱的心跳恍惚从她红润的脸颊上可以窥探道。

    这个女人的皮肤白,血管有时候特别明显,但凡一点点剧烈的运动就容易脸红,他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怎么,关心我吗?”

    唐茵没否认:“在名义上我是你妻子,丈夫都走了,妻子一个人留着,岂不是对媒体直白的说,我们感情不好吗?”

    她一边推轮椅,两人一边聊了起来,准确的说是她的话有点多。

    傅时令目光专心落于前方虚无处,没具体的焦点。

    唐茵忍不住说:“好吧,官方话不提,里面挺无聊的,刚好和你一起走?!?br />
    傅时令道:“你们女人不就喜欢美容购物,然后把自己打扮的珠光宝气参加这种公开场所,然后互相攀比吗?”

    唐茵:“……”要不要这么一语中的。

    唐茵很嫌弃的说:“傅时令,你说话都那么直男癌么,不怕孤注生?”

    “难道我说错了?”

    “当然错了,我就不是很喜欢逛街做美容,因为我天生丽质又是行走的衣架子,随便穿穿就是引领时尚的风向标。而且刚刚你来的晚没看到,周围色/狼太多了……”

    “脸要吗?”

    “……”她只是实话实说好么,顺带夸了自己一把。

    大概是一放松,唐茵自动打开了话匣子,两人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的台阶上,没有斜坡,对残疾人士实在是不太友好,所以两人停下来了。

    傅时令问:“唐茵,这是你的真面目?”

    “???”

    “你在向我示好?”

    他的眼神有一种洞悉人心的力量,看得唐茵直打哆嗦,眼下她不可能把傅时令当作普通残疾毒舌人士来看待,对方并非是池中之物,她脱口道:“你还撰着我两百万,我对你友好一点不是应该的吗?说不定你到时候一高兴,分我很多赡养费?!?br />
    傅时令凝视着眼前美丽俏皮的女子,时而悲情,时而乐观,时而贪财,谷欠望明明白白的摆在脸上,这是她的伎俩吗?

    唐茵拿不准,难道自己说错话了?

    还有一点没说,她的身份顶多是个附属品,以前没意识到处处透着不甘落人口实,眼下她完全端正了心态,她靠的就是傅家和傅时令的救济,其实,傅时令也的确没有之前以为的可恶,反而给了她很多帮助,最起码比他妈林美凤好多了。

    这个时候吴叔来了,将轮椅弄下去,两人的谈话结束。

    唐茵一直挺明确自己的身份,所以对于傅氏集团周年庆上的插曲只字不提,因为与她无关。

    站在她的角度,还是希望傅时令这边能胜利吧,按照刚刚的说法,派人给傅正涛注射东西差点把她和傅时令给弄死的幕后主使,是沈子枫?

    目前看来,的确是的,因为沈子枫能得到的好处最多。

    回去之后,唐茵明显感觉到傅时令的态度一朝回到改革开放前,深沉着脸,对她爱理不理的,自带低气压,卧室里都不需要冷空调。

    这人有神经病吧?为什么对她时好时坏的?

好歹留个言啊……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