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六章 婉拒婚事

作者:马老九  |  更新时间:2018/1/3 20:20:12  |  字数:2172字
    薛嫣之后,其他小姐所艺再怎么精妙也只显得平平。甚至在她落座之后,便有人来说起了亲事。

    那人是尚书府的公子,倒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对襟方纹浅蓝衣衫,执了把雪白绢面的折扇,还算有个大家风范。

    一展扇,尚书公子笑曰,“不才偶写诗半句,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今个儿在大殿之上见了姑娘,我想,一直苦思的下半句终于有了着落?!?br />
    说着,又凑近了薛嫣,“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br />
    薛嫣看了看左边不为所动的薛珠,又看了眼右边空荡荡的位置,这才抬头看那尚书公子一眼,“你在跟我说话?”

    “正是薛小姐?!鄙惺楣右恍?,右手背后,可是触及到薛嫣身后的一道冰冷目光时,心里一个哆嗦。凌王怎么会看过来?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他看的人应该是公主吧。嗯,一定是这样。

    于是话语便又更放肆了几分,“本公子不嫌弃你被休弃之身,只要你好好跟了我,定待你如发妻?!?br />
    感情这意思是,要当他的小妾?

    薛嫣挑挑眉头,摸到腕上的冰凉时,暗自让自己冷静下来,唇角微弯,“承蒙公子不弃,只是我自知不如人,还请公子另寻她人,以解,相思之苦?!?br />
    心下一恼,尚书公子狠狠将扇子合上,“本公子这是给你三分薄面,别自以为是!”

    “姐姐,这公子一表人才,也和你甚是相配,不如你就从了吧?!毖χ猷咦判σ?,三角眼又吊了几分高度。

    丝毫没有听出讥讽的尚书公子给了薛珠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竟是强行将薛嫣从位置上逼起,薛嫣暗抚手腕之际,不想一个筷子飞过来,硬生生打在了他的膝盖处。

    直接痛得他跪了下来。

    “谁,谁打的本公子?”尚书公子四顾观望,却在见到来人的一瞬,骂声被逼到肚子里,转为谄媚,“凌王殿下,不知过来有何贵干?”

    孟夜桥淡淡瞥向地上的筷子,容颜峻冷如霜,“本王的筷子不小心掉到了这里?!?br />
    还不小心力度有些大,更不小心刚好飞到他的膝盖处。嗯,凌王殿下睁眼说的瞎话也是对的。

    弯腰替孟夜桥将筷子捡起来,尚书公子毕恭毕敬道,“凌王请拿好?!?br />
    “脏了,不要?!蹦侨吮涞挠锲谝黄┥懈裢馇逦?。

    薛嫣不经意侧过脸,在翠柳湖的记忆仍清清楚楚,她突然不想看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为她出头,还是嫌他碍了自己的眼……她不想去分辨,也不敢去分辨。

    “去外面重新帮本王拿一双干净的?!泵弦骨诺铝?,模样看似是嫌弃极了筷子,实则是不想看到他。

    尚书公子赶紧去帮他拿筷子,而孟夜桥只看了身边人一眼,一道身影悄悄跟了出去,只怕他这一去,再难回宴上了。

    察觉到薛嫣的不对劲,以为是因为他而心情不好,孟夜桥开口道,“以后再遇见这样的人,不要理他?!庇锲狭艘荒约阂膊恢奈氯?。

    薛嫣只轻声“嗯”了一句,却还是没有回头看他。

    孟夜桥直接走到她前面,却是一瞬不眨地紧看着薛嫣,薄唇紧绷。这时也有部分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权倾一方的凌王和落魄将军之间的戏码,很是吸引人。

    到底受不了男人的注视,薛嫣仰头看比她高了半个头的男人。她一双眼眸清凌泛波,可孟夜桥却无端觉得她的眼中更像是含了一团火焰灼烈,直烧到他心里去。

    “凌王还有事?”薛嫣秀眉微颦,语气比平时更冷上几度。

    孟夜桥喉咙滚动,衬着黑色勾金的衣领,凭添几分成熟气息。

    “那两句诗,是楚陵前朝一个才子所写,你不要被骗了?!彼低?,孟夜桥便转身离开,刚好错过薛嫣眼中火焰沉湮成繁星点点。

    孟夜桥,你已经有了别人,为什么还来招惹我?只差一点,薛嫣便将心中情绪喷发,可是现在却忍得她想落泪。

    与其如此,不如彻底断绝,她不要沉沦,他也别来招惹,两人本就不该扯上什么关系的,不是么?所以,现在只要将事情恢复成最原本的模样……

    谢帘玉一直都在注视着这边,见孟夜桥转身,以为是厌恶极了她,不禁得意一笑,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只是她才表露一丝心意的时候,孟夜桥毫不犹豫地冰冷回绝,直白得,不留一丝情面。

    “为什么?”谢帘玉难以置信,精心打扮过的一切都太过可笑,孟夜桥甚至都没有好好看过她。她咬着下唇,甚至都快溢出了血丝。

    一直默不作声的五皇子宫沧扬,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掩饰住眼中浓浓的阴霾。

    “本王又为何要喜欢你?”孟夜桥反问一句,像她这样的女人太多,为了财也好,他的权势也好,可终究,烟花易冷,人易散。

    他要的是一份长长久久,朝暮同归的爱情。若是一生都遇不到这样,他宁愿孤单一世。

    丢下一句话,再不看谢帘玉一眼。

    不知不觉,夜已深。只是今夜星辰惨淡,薄雾缥缈寂淡在九重云天,最后连白月牙也隐了去。

    一场宴,谁人欢,谁人悲,锁宫阙深深,千年明月醉几轮回?

    在宫中长巷中,谢帘玉提前离了宴,一个人拿着酒来到外面,不知不觉间,已过了半个时辰。

    在宁翠坊中佩戴的珠钗,尽数被她丢弃,她猛的将酒坛摔碎,凭什么,凭什么孟夜桥不喜欢自己?

    他所在乎的人,是薛嫣么?可是薛嫣都已经是被太子丢弃的女人了,又怎么比得上她清白!

    越想越气,谢帘玉跌撞在宫巷中,一个脚步不稳,被地面石子给绊了脚,即将摔地之际,一双大手紧紧将她揽住。

    转头一看,竟然是宫沧扬。

    男子中指堵在她的唇瓣,制止了她要说的话。

    “别怕,你还有我在?!惫籽锩佳鬯蒲?,虽然不比孟夜桥的狷狂,宫沐宸的温润,可却带着无尽的蛊惑。

    在谢帘玉的疑惑神色中,他倾身含住她的耳垂,声音纵情,“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帮你?;褂?,你这一生都逃不了的。哪怕死,也要死在我身边……谢帘玉?!?br />
    “你——”

    宫沧扬打开掌心,静静躺着一个红玉串子,圈围小小,一看便是小孩佩戴的东西。虽然有磨损,可见经常被人拿出来抚摸。

    他眉眼如妖,带着浓重占有欲。

    她惊讶掩唇,万千话语皆哽在喉。
马老九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